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yfs123 成都民间天易风水

但看富贵之祖坟,必得山川之灵气! QQ:876456814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习风水20多年, 有缘得到几位民间师傅指点, 学到了风水术中历代高师不传之秘. 希望运用所学秘术造福、有缘、有德的苍生! 成都民间天易风水(zyfs123)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第二节 咳嗽  

2011-09-11 09:51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rhkf2008《第二节 咳嗽》

 

定义

    六淫外邪侵袭肺系,或脏腑功能失调,内伤及肺肺失宣降,肺气上逆,冲击气道,发出咳声或伴有咳痰为主要表现的一种病症。

    释义

    有声无痰咳,有痰无声嗽,有痰有声咳嗽

    咳嗽的病名首见于《内经》

    流行与发病

    本病发病率高,据统计慢性咳嗽的发病率为3%~5%,在老年人中的发病率高达10%~15%,尤为寒冷地区发病率更高。

    历史沿革

    1病因病机

    《内经》对咳嗽的病因、症状、症候分类、病理转归、治疗都有详细论述:(1)《素问咳论》指出咳嗽是“皮毛先受邪气”: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”。强调外邪犯肺或脏腑功能失调,病及于肺,皆能致咳。(2)五脏六腑之咳“皆聚于胃,关于肺”,咳嗽不止于肺,亦不离乎肺。

    2分类

   《诸病源候论咳嗽候》有十咳之称:五脏咳、风咳、寒咳、胆咳、厥阴咳。

   《景岳全书》首次把咳嗽分为外感内伤两大类,论述了外感咳嗽和内伤咳

嗽的病理过程。

    3论治

    1)《景岳全书》强调辨证当以阴阳虚实为纲,外感咳嗽宜“辛温”发散为主,内伤咳嗽宜“甘平养阴”为主的治则。

    2)赵献可《医贯》对咳嗽的治疗提出“治之之法不在于肺,而在于脾,不在于脾,而反归于肾”。

    3)王纶《名医杂著·论咳嗽证治》:“治法须分新久虚实,新病风寒则散之,火热则清之,湿热则泻之;久病便属虚、属郁,气虚则补气,血虚则补血,兼郁则开郁,滋之、润之、敛之,则治虚治法也。”

    4)虞抟《医学正传》:“欲治咳嗽者,当以治痰为先。治痰者,当以顺气为主,是以南星、半夏顺其痰,而喘咳自愈;枳壳、橘红利其气,而痰饮自降”。

    5)俞昌《医门法律》论述了燥的病机及其伤肺为病而致咳嗽的论治,创立温润、凉润治咳之法。

    6)《临证指南医案》:——辛平解之;——辛温散之;——微辛微凉,苦降甘淡;湿——理肺治胃;(温热)——甘寒

    范围

中医——咳嗽既是具有独立性的证候,又是肺系多种疾病的一个症状。本病咳嗽—以咳嗽为主要症状的病症

西医——上呼吸道感染、急、慢性支气管炎、支气管扩张、肺炎等。

    病因病机

    病因

    1.外邪袭肺

1六淫(烟尘、异味气体)口鼻、皮毛人体肺气雍遏,失于宣降咳嗽

2条件内因——起居不慎,寒温失宜,过度疲劳——卫外功能减退、失调

      外因——天气冷热失常,气候突变

3以风邪为先导:挟寒—风寒;挟热—风热;挟燥—风燥。其中“六气皆令人咳,风寒为主”(张景岳)《河间六书。咳嗽论》:“寒、湿、燥、暑、风、火六气,皆令人咳”。

    2.内邪干肺

脏腑功能失调病及于肺咳嗽

1他脏有病及肺①嗜好烟酒→熏灼肺胃;过食辛辣肥甘炙博→痰热;饮食不节,过度劳倦→损伤脾胃→脾失健运→痰湿内生→上渍于肺→咳嗽②情志过激,郁怒伤肝→肝失条达→气郁化火→气火循经上犯于肺→咳嗽

2肺脏自病:肺脏的多种疾病迁延不愈→损伤肺气,灼伤肺阴→肺失宣降,肺气上逆→咳嗽

    病机

    1.病位——在,与肝、脾密切相关,日久及

    1)病位在肺——外感、内伤咳嗽,均累及肺脏受病,致肺失宣降而咳嗽。

《京岳全书·咳嗽》:“咳证虽多,无非肺病”。肺主气,司呼吸,其位最高,为五脏之华盖,肺又开窍于鼻,外合皮毛,故肺最宜受外感、内伤之邪,而肺又为娇脏,不耐寒热,邪侵则肺气不清,失于肃降,迫气上逆而咳。

    故咳嗽是内外病邪犯肺,肺脏祛邪外达的一种病理反应。

    2)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”(《素问·咳论》)咳嗽的病变脏腑不限于肺,他脏有病及肺亦可导致咳嗽:肝火犯肺,或脾失健运,痰湿蕴肺,皆可致咳嗽。

但其他脏腑所致咳嗽皆须通过肺脏,肺为咳嗽的主脏。

    2.基本病机——内外邪气干肺,肺失宣降,肺气上逆

    3.病性及病理转归

    1)外感咳嗽——邪实——六淫外邪犯肺,肺气雍遏不畅—病理因素—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(风寒为多);外邪不能及时外达—风寒化热、风热化燥、肺热蒸液成痰。

    内伤咳嗽——邪实与正虚并见。他脏及肺—多因邪实导致正虚:肝火犯肺→气火耗伤肺津→炼液为痰;痰湿犯肺→脾失健运→水谷之精微化痰浊→上雍于肺。肺脏自病—多因虚致实:肺阴不足→阴虚火旺→虚火灼津为痰→肺失濡润气逆作咳;肺气亏虚→肃降失司→气不化津,津凝为痰→气逆于上。

    2)病理因素—痰与火。痰—寒痰、热痰;火—实火、虚火。痰与火可互为因果,相互转化:痰浊郁而化热→火;火邪炼液为痰→痰

    2外感咳嗽与内伤咳嗽可相互影响转化

外感咳嗽——迁延失治,邪伤肺气→易反复感邪→咳嗽屡作→肺气益伤→内伤咳嗽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内伤咳嗽——肺脏有病,卫外不固→感受外邪→引发或加重→外感咳嗽

    4)转归预后:  外感咳嗽——病浅-易治;燥、湿——缠绵(湿邪困脾→脾虚→生痰→痰湿咳嗽;燥邪→伤肺津→肺阴亏耗→阴虚肺燥咳嗽:“燥咳每成痨”)

      内伤咳嗽——慢性反复发作过程——其病较深-难取速效

      痰湿咳嗽之老年患者——病久→肺脾两伤→痰湿寒化为饮→病延及肾→“寒饮伏肺”、“肺气虚寒” →痰饮咳喘

    肺阴亏耗——延误失治→劳损

    一般而言,咳嗽的轻重可以反应病邪的微甚,但在某些情况下,因正虚不能祛邪外达,咳虽轻微,但病情却重,应加警惕。

    后期——累及于心→肺脾肾俱虚→痰浊、水饮、气滞、血瘀→肺胀

        诊查要点

    一、诊断依据

    1咳嗽有声,或咳吐痰液。

    2外感咳嗽起病急,可伴有寒热等表证;内伤咳嗽每因外感反复发作,病程较长咳而伴喘。

    3听诊可闻及两肺野呼吸音增粗,或伴散在干湿性罗音。

    二、相关检查

    1.血常规:急性期,周围血白细胞总数和中性粒细胞增高。血沉:增快

    3.痰培养:确定病源微生物

    2.肺部X 线摄片正常或肺纹理增粗。

   三、 病证鉴别

    1.咳嗽特点的鉴别

    1)时间、节律:咳嗽白天多于夜间——外感咳嗽;早晨咳嗽,阵发加剧,痰出咳减——痰湿、痰热咳嗽;午后、黄昏加重,或夜间咳嗽——肺燥阴虚

    2)性质、声音:咳声洪亮有力——实证;咳而声低气怯——虚证;咳声嘶哑——燥咳;咳声重浊痰多——风寒、痰湿咳嗽;咳声粗浊或嗄哑——风热、痰热咳嗽;咳声短促——肺燥阴虚;

    3)加重与缓解因素:饮食肥甘生冷加重者——痰湿;  情志郁怒加重者——气火;劳累、受凉加重者——痰湿、虚寒

    2.咳痰特点的鉴别

   内容色、质、量、味

    咳而少痰——燥热、气火、阴虚;痰多——湿痰、痰热、虚寒

    痰白、稀薄——属风、属寒;痰黄而稠——属热

    痰白质粘——阴虚、燥热;痰白清稀、呈泡沫状——属虚、属寒

    咯吐血痰——肺热、阴虚;脓血相间——痰热郁结成痈

    咳嗽,咯吐粉红色泡沫样痰,咳而气喘,呼吸困难——心肺阳虚,气不主血;咯痰有热腥味,或腥臭气——痰热,味甜-痰湿,味咸-肾虚

    3.咳嗽与咳喘的鉴别

    咳嗽——咳嗽为主要症状,不伴喘促

    咳喘——咳而伴喘,常因咳嗽反复发作,因咳致喘,以咳喘为特点

   1.哮证、喘证——二者均兼有咳嗽,但各以哮、喘为其主要临床表现:

哮病—喉中哮鸣有声,呼吸气粗困难,甚则喘促不能平卧,发作与缓解均迅速

喘病—以气息言,以呼吸困难,甚至张口抬肩,鼻翼煽动,不能平卧;哮以声响言,以发作时喉中哮鸣有声为主要临床特征;哮为一种反复发作的独立的疾病,喘证可并发于多种急、慢性疾病过程中。哮必兼喘,而喘未必兼哮。

    2.肺胀——兼有咳嗽、咳痰,但有久患咳、喘、哮等病史,以胸部膨满,喘咳上气,烦躁心慌,甚至面目紫暗,肢体浮肿等证为主要表现。病程长,缠绵难愈。

    3.肺痨——咳嗽为其四大主证之一,以干咳,或痰中带血,或咳血痰为特征,常伴有低热、盗汗、形体消瘦。X线胸部检查能确定病灶所在。

    4.肺癌——常以咳嗽咳血为主要症状,多发于40岁以上的吸烟男性,咳嗽多为刺激性呛咳,病情发展迅速,呈恶液质,肺部X线检查及痰细胞学检查有助于确诊。

    辨证论治

    一、辨证要点

    1.辩外感内伤

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病史新久

  多为新病

  久病或反复发作

 起病缓急

 

 

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

  常伴肺卫表证:恶寒、发热、头痛

  身无表证,可伴他脏见证

    

  邪实

  虚实夹杂

    2.辩症候虚实

外感咳嗽——风寒、风热、风燥—实

内伤咳嗽——痰湿、痰热、肝火—邪实;阴津亏耗—虚或虚中挟实

    二、治疗原则

    1.分清邪正虚实

外感咳嗽——祛邪利肺:风寒—疏风散寒;风热—疏风清热;风燥—清肺润燥

内伤咳嗽——邪实正虚——祛邪扶正,标本兼顾:痰——祛痰:寒痰—温肺化痰,热痰—清热化痰,湿痰—燥湿化痰。火——清火(清热)—清肝火,泻肺热。阴津亏耗——滋阴生津润燥。

    2.分清轻重缓急  一般说来,外感咳嗽病位尚浅易治,但若兼夹燥、湿二邪,则较缠绵难愈易演变为内伤,治疗应加强润燥、化湿、祛湿之法。内伤咳嗽宜先祛邪为主,待邪祛后以药丸慢慢调治。

    3.病有治上、治中、治下之分:

    治上——治肺:温宣、清肃(直接针对咳嗽之主脏施治)

    治中——治脾:痰湿偏盛—健脾化痰;脾虚肺弱—补脾养肺

    治下——治肾:咳嗽日久,咳而气短—补肾

    3.注意审证求因  咳嗽是人体正气祛邪外出的一种病理表现,故治疗时不可一味“见咳止咳”,而须审证求因,针对病因病机而治,除以治肺(清肺、宣肺、降肺、温肺、敛肺、补肺、润肺)为主外,应注意调治脾胃、清肝疏肝、补审纳气等整体疗法的应用。

  4.治疗禁忌

   1)注意审证求因,切勿见咳止咳:须按不同的病因分别处理。
  
2) 外感咳嗽用药宜轻扬,不宜过早使用苦寒、滋腻、收涩、镇咳之药,以免留邪。内伤咳嗽—忌宣肺散邪,以防宣散伤正,耗伤阴液,伤及肺气,正气愈虚。须注意调护正气。即使虚实夹杂,也当标本兼顾。

    3)忌食辛辣香燥、炙博肥腻及过于寒凉之品。

    三、分证论治

   (一) 外感咳嗽

    1.风寒袭肺证

症状分析——咽痒、咳嗽声重、气急—风寒束肺,肺气雍遏,不得宣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咳痰稀薄色白—寒邪袭肺,气不布津,津液凝聚为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鼻塞流清涕—风寒上受,肺窍不利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头痛,肢体酸楚,恶寒发热无汗—风寒外束,郁于肌表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苔薄白,脉浮紧—风寒表象

证机概要——风寒袭肺,肺气失宣

治法——疏风散寒,宣肺止咳

方药——三拗汤合止嗽散    两方均能宣肺化痰止咳,但前方以宣肺散寒为主,用于风寒闭肺;后方以疏风润肺为主,用于咳嗽迁延不愈或愈而复发者

三拗汤——麻黄—宣肺止咳;杏仁—利肺降气;甘草—协调诸药。

止嗽散——桔梗、荆芥、陈皮、甘草—疏风宣肺,化痰利咽;紫菀、百部—温润止咳;白前—降气祛痰。

加减——咳嗽较甚—矮地茶、金沸草祛痰止咳;表邪较甚—防风、羌活;咽痒甚—牛蒡子、蝉蜕;鼻塞声重—辛夷花、苍耳子;挟痰湿(痰粘、胸闷、苔腻)—半夏、厚朴、茯苓;表寒未解,里郁化热(咳嗽音嗄。气急似喘咳痰粘稠,口渴心烦,或有身热)—生石膏、桑白皮、黄芩。

临证参考——(1)治风寒咳嗽,既宜宣达,则滋润粘腻甘寒之药,在所应忌。如生地黄、天麦冬、石斛、天花粉、桑白皮、玉竹、地骨皮、白芍等药,若口味淡或微咸,涕清痰薄,误投次次类,既锢闭寒邪,又助长痰涎,令病毒难以疏散,留恋下去,演成久病。感冒风寒之咳嗽,最忌葶苈子,葶苈功能泻肺,性最猛悍。(《岳美中论医集》)

     2)风寒客肺化热,而表未解(外寒内热)——解表清里。风寒化热-清法;风热化燥-润法

    2.风热犯肺证

症状分析——咳嗽频剧气粗,或咳声嗄哑—风热犯肺,肺失清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咯痰不爽,痰粘稠或稠黄—肺热内郁,蒸液成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喉燥咽痛,口渴—肺热伤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鼻流黄涕,头痛,肢楚,恶风身热—风热犯肺,卫表不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苔薄黄,脉浮数或浮滑—风热之症

证机概要——风热犯肺,肺失清肃

治法——疏风清热,宣肺止咳

方药——桑菊饮    本方为辛凉轻剂,功能疏风清热,宣肺止咳。用于咳嗽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咽干,微有身热者

方解——桑叶、菊花、薄荷、连翘—疏风清热;桔梗、杏仁、甘草—宣肺止咳

        化痰;芦根—清热生津

加减——咳嗽甚者—加前胡、贝母、枇把叶;咽痛—加射干、山豆根、金灯笼、

        土牛膝、赤芍;表热较甚—加金银花、荆芥、防风;痰黄稠—加黄芩、知母、栝楼、山栀‘风热伤络,鼻衄、痰中带血—加白茅根、生地;热伤肺津,口燥咽干—加沙参、麦冬;夹暑—合六一散、荷叶。

    3.风燥伤肺证

症状分析——干咳,连声作呛—燥邪犯肺,肺失清润,肺气上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咽喉干痛,唇鼻干燥,口干—燥伤肺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痰或痰少而粘连成丝,不宜咳出— 燥热灼津为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痰中带血丝—燥热伤肺,肺络受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鼻塞、头痛、微寒、身热—风燥外袭,卫表失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舌质红干而少津,苔薄白或薄黄,脉浮数或小数—燥热之象

证机概要——风燥伤肺,肺失清润

治法——疏风清肺,润燥止咳

方药——桑杏汤    本方清宣凉润,用于外感风热燥邪伤津,干咳,痰少而粘,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渴,身热头痛

方解——桑叶、豆豉—疏风解表,清宣燥热;杏仁、象贝—化痰止咳;山栀、

        沙参、梨皮—润肺生津

加减——表证较重—加薄荷、连翘、蝉蜕、荆芥;津伤较甚—加麦冬、玉竹;

          咽痛明显—加玄参、马勃;鼻衄—加生地、白茅根。

    []凉燥伤肺

症状——咳嗽,痰少或无痰,喉痒,咽干唇燥,头痛,恶寒,发热,无汗。苔

        薄白而干,脉浮紧

治法——疏风散寒,润肺止咳

方药——杏苏散加减:苏叶、杏仁、前胡—辛以宣散;紫菀、冬花、百部、甘

        草以温润止咳。

临证参考——岳美中:对于干咳痰粘不爽之证,与燥咳稍异,也属难治。凡咳而痰不出者,肺燥胜而痰涩,燥则润,涩则疏,润肺利气是制方之本。若不知燥痰润肺,反用宣法,越宣越燥,势必干咳不止;若不知痰涩当疏,则痰粘难愈。为此,自拟一方定名润肺汤,药用沙参、兜铃、山药、牛蒡子、桔梗、枳壳,亦可随证加入橘红、杏仁、贝母、栝楼等味。

    (二)内伤咳嗽

    1.痰湿蕴肺证

症状分析——咳嗽反复发作,咳声重浊—痰湿上干,壅遏肺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痰粘腻,或稠厚成块,痰多易咳—脾湿生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晨或食后咳甚痰多,进甘甜油腻物加重—脾运不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胸闷脘痞,呕恶—痰湿中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食少,体倦,大便时溏—脾气不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苔白腻,脉濡滑—痰湿内盛之象

证机概要——脾湿生痰,上渍于肺,壅遏肺气

治法——健脾燥湿,化痰止咳

方药——二陈平胃散合三子养亲汤        前方燥湿化痰,理气和胃,用于咳而痰多,痰质稠厚,胸闷脘痞,苔腻者。后方降气化痰,用于痰浊壅肺,咳逆痰涌,胸满气急,苔浊腻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半夏、茯苓—燥湿化痰—苍术

方解——二陈平胃散—— { 陈皮、甘草—理气和中—厚朴}

        三子养亲汤——白芥子—温肺祛痰;苏子—降气行痰,使气降则痰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逆;莱菔子—消食化痰,使气行则痰行

        加桔梗、杏仁、枳壳—宣降肺气

加减——寒痰较重(痰粘白如泡沫,怯寒背冷)—加细辛、干姜;脾虚—加党

        参、白术;兼有表寒者—加紫苏、荆芥、防风。病情稳定后服香砂六

        君子汤以资调理。

临证参考——痰湿咳嗽,常易伤及肺脾之气,应配合补脾益肺之品,以免久延  导 致肺气虚寒,寒饮伏肺的咳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每因新感而致痰湿化热。若反复病久,肺脾两伤,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现三方面的转归:痰湿转从寒化,气不布津,停而为饮—寒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伏肺—本虚标实;肺脾气虚,阳气渐衰,甚至及肾—肺气虚寒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虚证咳嗽;痰湿郁而化热—痰热郁肺

    2.痰热郁肺证

症状分析——咳嗽气息粗促,或喉中有痰声—痰热郁肺,肺失清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痰多,质粘稠色黄,或有腥味,难咯—热蒸液聚成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咯吐血痰,胸胁胀满,咳时引痛—热伤肺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苔薄黄腻,质红—黄为热,腻为痰,舌红为津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脉滑数—滑为痰,数为热

证机概要——痰热壅肺肺,肺失肃降

治法——清热肃肺,豁痰止咳

方药——清金化痰汤  本方清热化痰,用于咳嗽气急,痰黄稠厚,胸闷,身热

方解——桑白皮、黄芩、山栀—清泄肺热

        贝母、栝楼、桔梗、甘草、橘红、茯苓—止咳化痰

        麦冬、知母—养阴化痰

加减——①痰黄如脓,或腥臭—鱼腥草、金荞麦根、薏苡仁、栝楼仁;②胸满、

        咳逆,痰壅、便秘—葶苈子、风化硝、大黄;③痰热伤津(口干咽干

        舌红少津)—加天冬、天花粉;④痰中带血—加白茅根、藕节。

临证参考——要注意观察痰色和量的变化,判断痰、热比重,给予针对性治疗。

    3.肝火犯肺证

症状分析——上气咳逆阵作—肝郁化火,上逆侮肺,肺失肃降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咳时面赤,口苦咽干—肝火上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痰少质粘,或如絮条,咯之难出—木火刑金,炼液成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胸胁胀痛,咳时引痛——肝肺络气不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症状可随情绪波动而增加—肝郁火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舌红或舌边红,苔薄黄而少津—火郁阴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脉象弦数—弦主肝旺,数为热象

证机概要——肝郁化火,上逆侮肺

治法——清肝泻肺,化痰止咳

方药——加减泻白散合青黛散      前方顺气降火,清肺化痰,后方清肝泻火化痰。合之使气火下降,肺气得以清肃,咳逆自平

方解——青黛、海蛤壳—清肝化痰

        青皮、陈皮——疏肝理气和胃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黄芩、桑白皮、地骨皮—清泻肺热 

        知母、粳米、甘草—补中养胃 生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加减——①肝火旺—加山栀、丹皮、赤芍;②咳甚—加海蛤壳、栝楼仁;③胸闷

        胁痛—加枳壳、郁金、丝瓜络;④  津伤口渴—加沙参、麦冬、生地、

        花粉;⑤咯血—加大黄、丹皮、地榆;⑥咳嗽日久—加百合、诃子、

        五味子以敛阴生津止咳

临证备要——气火咳嗽易于耗伤肺阴肺津,应适当配合清养肺阴之品

    4.肺阴亏耗证

症状分析——干咳、咳声短促—肺阴亏耗,虚火内灼,肺失濡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痰少粘白,或痰中带血—虚火灼津为痰,肺损络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干咽燥,或声音逐渐嘶哑—阴虚肺燥,津液不能濡润上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手足心热,午后潮热,颧红—阴虚火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形瘦神疲—阴精不能充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舌红,少苔,脉细数—阴虚内热之证

证机概要——肺阴亏虚,虚热内灼,肺失润降

治法——滋阴润肺,化痰止咳

方药——沙参麦冬汤加减        本方甘寒养阴,润肺生津。用于阴虚肺燥,干咳少痰

方解——沙参、麦冬、玉竹、天花粉—滋阴润燥   银柴胡、青蒿、鳖甲

        扁豆、甘草—和养胃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药、茯苓

        桑叶— 清宣肺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川贝、知母、杏仁

备选方——二冬二母汤:麦冬、天冬、川贝母、知母、沙参、百合、生地黄、

          桔梗、苦杏仁、梨皮

加减——①咳嗽较甚—加紫菀、冬花、百部;②痰粘难咯—加海蛤粉、海浮石、

        栝楼、黄芩;③ 痰中带血—加丹皮、山栀、藕节、白茅根;④潮热骨

        蒸—加银柴胡、青蒿、地骨皮、功劳叶

临证参考——①润肺汤(岳美中):沙参、马兜铃、山药、牛蒡子、桔梗、枳壳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橘红、杏仁、贝母、栝楼。②虚劳咳嗽——参蛤三七散(岳美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参30g,蛤蚧4对,三七30g,研为细末,每次0.6g ,日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次,服时忌绿豆及大凉之品(岳美中)。③阴虚之咳,养阴需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兼收敛(李家振):“阳虚易补,阴虚难调”,余在临床中颇有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感。如阴虚咳嗽,予滋阴润肺止咳,方法切证,但疗效总不能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意。每遇阴虚咳嗽,则予养阴止咳之中兼以收敛,常用的收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药有五味子、粟壳、诃子、生牡蛎等。临证选加23味,但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壳应为必用之品。张锡纯曾说:“治虚劳咳嗽,用山药、枸杞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、地黄、玄参而不止者,加粟壳二三钱,可立见成效”。据临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验,凡见干咳无痰或少痰,属阴虚肺气耗散而又确无表证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可使用。

     其他疗法

    一、单方验方

    1.宁嗽散  桑白皮、紫苏各9g ,细辛3 g,五味子、橘皮、半夏各6g,茯苓、苦杏仁、枳壳、桔梗、甘草各10g,为“诸嗽通用之方”。

    2.久咳痰嗽方  莱菔子、炒苦杏仁各等分,蒸饼丸如麻子大,每服三、五丸,时时咽津。适用于痰壅气逆之咳嗽。

    3.百部煎  百部、生地黄、生姜、百合、麦冬各10-15g。适用于阴虚久咳之证。

    4珍珠层粉60g,青黛少许,麻油调服,分8次服,12次,用于咳嗽气急。

    5.金沸草散  前胡、荆芥、姜半夏、赤芍、细辛、炙甘草、旋覆花、各6g,加姜枣水煎服。用治外感风寒之咳嗽痰多气急。

    6黄芩、栝楼壳、鱼腥草各10g。水煎服,一日三次。适用于痰热咳嗽。

    7.枇杷叶煎  枇杷叶(包)、紫苏各9g,苦杏仁12g,大蒜头3g。先将苦杏仁、大蒜头共捣烂;再将枇杷叶、紫苏煎汁150ml左右,过滤后冲于苦杏仁、大蒜泥中浸液。每日1剂,分2次服。适用于外感咳嗽。

    二、针灸

    主穴:肺俞、合谷。配穴:痰多配丰隆;咽痒而咳刺天突;胸膺憋闷刺内关、檀中;久咳体弱者,温灸肺俞、肾俞、脾俞。外感咳嗽宜浅刺,用泻法;内伤咳嗽用平补平泻,并可配合针灸。

    三、贴敷

    附片、肉桂、干姜各20g,山奈10g,共研末,装瓶,先用拇指在双侧肺俞穴用力按摩半分钟左右,使局部潮红,再将药粉一小撮放在穴位上,再用3cm *3cm医用胶布固定,隔日换药1次。若为久咳者,先用生姜及葱白捣汁擦拭肺俞穴及脊柱两侧。对急慢性咳嗽均有效,尤适用于小儿咳嗽。

    预后转归

 外感咳嗽——暴病—实—其病在肺—易于表散清肃—治疗较易,预后较好。但若发热不退,形衰神疲者—多预后不好

内伤咳嗽——病久多虚—常迁延不愈—一般肺病轻而肾病重,脾居其中。若能及早治疗—多能痊愈;若失治误治,病久及肾,发为肺胀—治疗困难,预后差

    预防调摄

    1.提高肌体卫外功能,增强皮毛腠理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;积极预防上呼吸道感染,防止病原体的进一步蔓延。体虚易感冒者—常服玉屏风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2.改善环境卫生,消除烟尘和有害气体的危害,加强劳动保护。吸烟者戒烟。锻炼身体,增强体质,提高抗病能力。

    3.注意起居有节,劳逸结合,保持室内空气清新。

    4.忌食辛辣、香燥、肥甘厚味及寒凉之品。保持心情舒畅,避免性情急噪、郁怒化火伤肺。发病后注意休息,清淡饮食。多饮水,以利排痰。

    5.内伤咳嗽,缓解期作长疗程的持续治疗,重点补益脾肾,取“缓则治其本”之义,补虚固本,以图根治。

    名老中医经验

      一、慢性支气管炎

    胡建华:程门雪认为:“慢性支气管炎在临床上纯寒宜温的有,温而兼清的亦有,纯热宜清的就很少”。故①病初发,咳喘并见者—小青龙汤,并与射干麻黄汤相配,以射干利咽喉,消痰涎,紫菀、冬花温肺化痰,加鹅管石温肾纳气。他将干姜、五味子同捣,,温肺化饮,可起帮助排痰作用。且对五味子、细辛、干姜的用量很小,每味11.5g,认为“上焦如羽,非轻不举,如用重剂,反而偾事”。②老人体虚,喘甚而咳轻,汗多—生脉散煎汤,化服《局方》牛黄丸1粒。③阳虚咳喘痰鸣—借阳和汤方义,用熟地、麻黄、鹿角霜、白芥子,加紫菀、冬花、苏子、杏仁。④咳喘痰多,舌苔光而痰有咸味—金水六君煎。

    岳美中:顽固性慢性支气管炎,经年不愈——固本丸: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防风、茯苓、甘草、陈皮、半夏、补故脂、紫河车等,方取六君子汤、玉屏风散加补肾药组成。

    朱良春    余历年来对慢性久咳,除先针对病情,或燥湿化痰,或补益肺脾,或清润肺金之剂后,概予久咳丸治之,多收佳效。由五味子50g,婴粟壳600g,枯矾30g,杏仁72g组成,研极细末,炼蜜为丸,如绿豆大,每服1015粒,12次,白糖开水送服。如有外感发热者,暂勿服。

    陈泽林    在急性发作时,先父陈耀堂有一通用方:霜桑叶、前胡、牛蒡子各9g,生甘草、桔梗、玉蝴蝶各6g,凤凰衣5g,鱼腥草、野荞麦根各30g,佛耳草15g。发热—加黄芩、天竺黄;咯痰不爽—加枳实、淡竹茹;痰液清稀—加冬瓜子、白芥子;兼气喘—加炙麻黄、地龙;痰黄—加栝楼皮、大贝母。缓解期治本可用香砂六君子丸合金柜肾气丸常服,也采用冬病夏治法:生熟地各15g,山药12g,山萸肉5g,巴戟天6g,仙灵脾、白术、党参、灵芝各9g。以上各药10倍量共研细末,再用鱼腥草30g,佛耳草15g,野荞麦根30g,煎汤代水泛丸。每服6g,日23次,服用3个月,于每年七八月间服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